親同手足一起長大的姐妹,今天終於有好的歸宿,人家總是問,妳是她姐姐嘛?妳們是姐妹嘛?其實都不是,我們只是認識十幾年的好朋友好同學,但我們深深懷疑有可能有幾代前的血緣關係,因為她也有客家人的些微血統。從我認識她開始,她一直都是個小美人兒,眼睛圓又大,皮膚又好,輪廓很深,而且超不公平的是,國中時她還是個小胸,卻隨著年齡越成熟越大,而我從國中之後幾乎就再也沒長大過。所以她現在不僅正身材更是辣,看到她穿上每一套禮服都是那麼好看,怎麼樣都有一種又驕傲又傷心的感覺。

307666_2122861560274_1507893740_31878164_1116340169_n.jpg

307869_2122869000460_1507893740_31878186_69329268_n.jpg

298387_2122868200440_1507893740_31878184_992306880_n.jpg

311892_2122862680302_1507893740_31878167_1511619773_n.jpg

我們從國中開始當同學,國一一點都不熟,記得是國二下才漸漸走在一起,而且國中生都很幼稚,都愛分小團體,她和我也不是最要好的,我們中間夾著一位陳惠珊同學,她現在人也不知道在那了,都沒有一丁點兒消息。但後來怎麼漸漸變超好的,我實在沒有印象,最後畢業旅行已經好到一起洗澡了。那時我們都是算叛逆的小鬼頭,都和學校的小流汒搞了一點暖眛,最後當然不了了之,那時還引起她媽媽的關注,她媽媽常打給我偷偷問我她的事情。而當我們深聊之後,我才知道原來她從國小開始就一直暗戀她現在的老公,就是完全死忠的浪漫,而他老公雖然住附近,但國中去念了遠一點的國中,所以國中三年裡也都沒什麼聯絡,其實也蠻像我和德瑞克的故事,高中同學校,大學沒聯絡,後來聯絡上了在一起,只是差在高中時我沒暗戀他。終於高中時,他們在一起了,我不管是在高中、大學時期,都當足了他們倆的電燈炮,只要感情出了問題,他們倆就會陪我,有時還會半夜打去哭訴,她們怕我太難過傷心,倆個甚至都要開車衝出來找我;還有一次大二的平安夜,她們倆知道我沒伴,倆個人偷偷的從新莊不畏寒冷的騎車到我那時候住新埔外的宿舍,騎車估計全程要四十分鐘以上,更別說是十二月底那樣的冷,我們學校又在郊外海邊,就看著他們手上拎著一大袋鹹酥雞笑迎迎的在樓下叫我開門,我被這既感人的舉動嚇到,內心又開心到不知道要說什麼,他們大可去過兩人世界的平安夜,不用理我這個電燈炮的。這些全部,都印在我的腦海中。

, ,

cuteep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